在武大看一场人海,是每一朵樱花的梦想 – 中国军网

在武大看一场人海,是每一朵樱花的梦想 – 中国军网
樱花的愿望■耿 欣“山深未必得春迟,处处山樱花压枝。”武汉最美的时节踏破疫情的阴霾,一如从前蹁跹而至。料峭春寒忽已去,沐雨流芳樱自开。乌云渐散,此间绚丽,便是期望。武汉大学这所前史悠久的名校,以宽广胸襟见证着人们对樱花的神往。兜转间,来到樱园宿舍,也叫老斋舍。沿着有108级台阶的楼梯拾级而上,登上樱顶俯视整个武大学校。老斋舍最有神韵的当地,是按千字文里的“六合玄黄,国际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”来为十六个门洞取斋名。从门洞里走出,往往会有一种从前史深处走来的幻觉……樱顶一直是武大最美的当地,坐落在狮子山上,绝妙的高度把整个武大一目了然。当下,看武大樱花漫漫;仲夏,看武大树木葱翠;晚秋,看武大层林尽染;隆冬,看武大白雪轻笼。樱顶上还矗立着三座古色古香的修建,琉璃碧瓦,飞檐勾角……一簇簇樱花朵朵开放,一缕缕樱香环绕衣袖。即便现在面临疫情,可仍旧挡不住这些被春风唤醒的脉息,万簇繁花正积储着繁荣的力气,似在为这座英豪的城市,吹响成功的号角。最近读书,读到一句“在武大看一场人海,是每一朵樱花的愿望”,那一瞬间,倏然懂得了樱花与人海,缘便是两两相望,永不相负。“云赏樱”的人在等,樱花也在等……风从东湖来,花自岸边开。一阵清风吹来了春意的暖,湖畔的香。雨晴垂枝、八重红枝垂这两种樱花中的珍品在回忆中尤为明晰,湖边溪旁盛放着三百余棵垂枝樱花,花开之时花姿洒脱潇洒如瀑布直挂而下,兼具了樱的绚丽和柳的柔美,被游人赞为“瀑布樱”。珍品繁复的磨山樱园里有着50多个种类的樱花,也是“国际三大赏樱名胜”之一。“樱花红陌上,柳叶绿池边。”1979年,邓颖超将田中角荣赠送的七十八株山樱花,转赠给周总理日子和工作过的东湖之畔,所以有了“七十八樱花亭”。散步于樱花大路间,两边的吉野樱与二月兰、油菜花交相照应,似乎徜徉在一片花海之间。“行吟东湖畔,逍遥山水间。”寥寥十字,散步东湖的惬意自得栩栩如生,亭、台、楼、阁、榭、廊等组成的“曲院樱艳”更是与万株樱花树浑然天成。“云赏樱”虽少了感同身受的实在触感,但也多了几分且行且停且静心的闲情雅趣。虽然疫情当时,但东湖樱园,似在用另一种方法静等一座城市的涅槃。燃开黑夜,静候拂晓,从未有哪个春天,让这座城市的人如此等待。跟着各地援鄂医护人员的分批返程,武汉保卫战也进入收尾阶段,一场场依依惜别的场景中,咱们听到了武汉公民的感谢:“最美的不是樱花,而是为咱们拼了命的你们!”粉色霞雾,灿若云海,适逢樱花竞相盛放时节,愿一路的繁花相送这天南海北驰援的英豪叶落归根。与此同时,咱们看到在这场艰苦卓绝的保卫战中,有一批人仍在坚守着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信仰,他们是先冲击、后撤兵的公民子弟兵,被称为这场战争的“压舱石”。跟着“云赏樱”的进行,一封封“云明信片”也在网络上悄然投递——“草长莺飞时,愿山河无恙,人世皆安。”让咱们一起等待这座英豪的城市再次康复生机与生机,由于前史上任何一场阴霾,都未可以阻挡过此间的春暖花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